办公地址
北京大学湖北校友会
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181号燕园北大校友之家
电话:027-86657596
北大记忆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荆楚北大人 >> 北大记忆

荆楚北大人丨甘相伟:乡村距离北京大学有多远

浏览次数:379 次    更新时间:2020年08月07日




作者:甘相伟,湖北随州人,1982年12月出生,2007年到2012年在北大做保安,期间在北大就读汉语言文学专业,2012年出版《站着上北大》一书,时任北大校长周其凤院士亲自撰序。全国数百家媒体报道转载其励志求学故事,被评为中国教育十大影响人物,全国十大读书人物。现在武汉传媒学院做辅导员,从事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。


着名作家沈从文先生从湖南湘西那块土地走出来,走到北京,在北京大学旁听,通过曲折的人生奋斗,最终靠文学写作获得成功,在功成名就之后,住在京城,仍然以“乡下人”自居。

沈从文的奋斗故事对我还是很有影响的,我自从18岁离开家乡到县城读书,算起来已经在城里生活了20年,但依然怀念儿时的农村生活,田园风光,喜欢父老乡亲的嬉笑怒骂,庄稼汉的本真率直。

我在农村生活的18年,直接决定了我后来关注弱者、同情弱者、为弱者说话的性情,这是一种天然的本性,任我走遍天涯海角,飞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。这是乡土中国耕读生活给我的滋养,是中国传统文化给我的底蕴。

沐浴在北京大学图书馆里,我的思绪飘向遥远的故乡。



年龄越大,越想念故乡,但我知道故乡已不是我儿时的故乡,那条主要道路已不再是泥巴路,而是水泥路,走在这条新路上,乡亲们的劲儿很大,脸上露出欢笑的神色。故乡离我很远,我常常有一种莫名的痛感,不能经常回去,走在那熟悉的小路上,听着那熟悉的乡音。


那是湖北山区广水市与随县的交接地带,似乎记忆中人际往来也很密密麻麻。故乡又离我很近,我经常走在中国社会广袤的大地上,有很多的故乡,我时常与我的故乡相对照,天下的故乡不是一样吗?也许人不一样,故乡就不一样,人在历史中,天下何处不故乡。

在我们那个年代,乡村是有小学的,其实就两排青砖房屋,刮风下雨有时还要漏雨,坐在里面读书小手会冻僵的,但儿童身上三把火,似乎不在意寒风刺骨。

学校的老师也是本村的农民,比我们多认识几个汉字,年龄比我们大,经验丰富,就给我们上课。老师有土办法,学生实在不行,就死记硬背课文,硬是留在记忆中,有时也很奏效,等长大了,也许某句话就会产生特殊的效果,一下子顿悟。

但农村教师喜欢表扬成绩好的学生,也喜欢挖苦调皮捣蛋的孩子,说他将来没出息。可是事实有时恰恰相反,爱打闹的孩子在社会上混得也很不错,成绩好的学生比较遵守规则,在社会上也受欢迎。不知道当年受伤的孩子会不会对老师怀恨在心,随着岁月已经远去,也许会停留在潜意识中。

农民要到地里干活种稻谷,麦子,要以此养活一家人,有时小孩也会力所能及帮帮忙。但孩子们的心中主要是漫山遍野的到处去玩,捉迷藏,嘻嘻哈哈。有时爬到很高的山上去摘金银花,一种很有香味的植物,回家插在瓶子里,灌满水,养着,花不会凋谢,也是农家一道很好的风景。

农民是辛苦的,一个夏天忙碌脸都会晒黑的,经年累月,脸会变黄,老了就变黑。所以城里人和农村人从外表是可以看得出来的,岁月已经写在脸上,一生的抱负已经写在脸上。



我小时候,在爷爷的草房子里,经常纳凉,其中有一个干净的土墙上,写了一首诗,早年的一个算命先生用毛笔字留下的。“终日在学堂,一心念文章。目下得了帝,八宝状元郎。”因为小时候经常念,所以就这样记住了。


三爹和母亲也很辛苦,日子也过得欢快,他们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,但我似乎小时候耳根特别好使,大人说的话,我总是听得懂,但我不说出来,留在记忆里。不开心的事是母亲有时候会一个人独自在厨房里哭泣,双手抱着脸,很小声的,但我还是听得见,大概母亲是想念父亲了,她曾经热爱的丈夫,就那样悄无声息的离开我们一家人。

我小时候很敏感,能看出人的喜怒无常,眼神中的能量。我喜欢跟老年人在一起,因为他们喜欢我,给我讲故事,书里书外的故事,人情理短,固然他们不识字,但讲得有理有味,我也听得津津有味。尤其是在山坡上跟着老年人一起放牛,找个干净的石块坐下,老年人就开讲了,这正是民间山沟里的学问。

我爱文学可能有这个起源,也包括人生的喜怒无常充斥在生命中。各种传说,烧香拜佛也如影随形,你是逃不了的,还要亲自下跪拜土地公公。农民的世界里生活中有各种各样的神,每个领域都有,山神,火神,水神,反正无处不在,还有烧香祭拜自己的祖先,让祖先保佑自己的后代平安幸福。

故乡也有不好的习惯,就是打牌玩钱,很多人忙完了农活,就开始几个人打牌,有时也熬夜到天亮,等到公鸡叫,太阳都晒到屁股了。我不愿意过这样的生活,停留在这里,所以尽一切可能离开这块爱恨交加的土地,因为我还可以识字,慢慢走,我可以认识更多的汉字,最终靠这些汉字走出了大山。也许农民太苦了,他们没有其他业余休闲生活,只能靠这些打发不能把握的人生命运,给生活添点乐子。我那永恒的故乡,我的爱,我的忧愁,伴随着我的一生,走遍天涯不变老。

在农村的生活我都经历过,但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,一辈子在这块土地上转圈。我渴望走到一个新世界,一个用文字编写的世界,也许是个虚幻的梦,在书中我读到了各种各样的人生,很是精彩。我真是要感谢乡村教师,他们教会我识字,一个人坚持阅读20年也必定有学问,阅读使我获得梦想的力量,在不利的人生境遇中能够依然坚持奋斗,艰苦的环境更能磨练一个人的意志。

我在2018年又回到武汉发展,人生又进行了一次转型,回归教育,从事思想政治教育工作。一路艰难跋涉,从中国社会最底层的一个农村娃到武汉上大学,又从北京大学的保安开始奋斗,在北大读书,毕业出版着作《站着上北大》,实现了人生完美的跨越。这个跨越是巨大的,不仅改变了我个人的人生轨迹,也引起媒体广泛的关注,我没有想着去激励别人,但客观上对别人造成了影响,成了中国青年人心中的励志榜样。



于是我又拿起手中的笔,用文字书写未来,以及人生奋斗中的点滴思考,告诉青年人应该怎么样去奋斗,实现人生价值最大化。也许我的奋斗故事可以给青年人以启发,这是我自己用自己的生命历程走过来的一条道路,相信对正在奋斗中的年轻人会很有帮助。


我曾经说过我是一个极为普通的人,我曾经贫穷、自卑,但为了实现心中的梦想,我以百折不挠的意志和命运去抗争,终于迎来人生的曙光。

我生在农村,很落后贫穷,可是偏偏老天要造化弄人。父亲在我5岁时就生病去世,这对本来就贫穷的家庭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,我读小学时就交不起学费,总是借钱读书,我心里充满了自卑、无趣、觉得活得没有一点尊严。我曾经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,可是又总是放心不下自己的母亲,和我相濡以沫的三爹,是母亲和三爹在农村种地含辛茹苦供我读书,所以我觉得如果就这样离开了人间,怎么对得起父母亲。

于是我开始奋发图强,要改变自己窝囊的人生,要战胜自己自卑的阴影,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。我挑战夜读,几乎放弃了所有的业余休息时间,一口气读完了北大,所以今天有机会站在高等学府,给大学生做励志报告,回首前半生,我感慨万千,没有浪费自己的生命,而是以积极昂扬的姿态迎接新时代的曙光。

伟大的梦想总是始于一个卑微的起点,我曾经在农村的起点是乡下的放牛娃,在北京的起点是北京大学的西门保安,这两个卑微的起点交织在一起,在北京大学浓厚的学术空气里产生了原****爆炸,我首先站着上北大,获得北大师生的深情鼓励,进而成了一个励志明星,成为中国青年人心目中的偶像,我的奋斗故事成为中国高考作文十大素材。

我被评为中国教育影响人物,全国十大读书人物,受到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。但是我还将继续奋斗,要为中国学术和文化而努力,要打造中国学派,要为中国学术在国际上占有一席之地,拥有自己的话语权而努力,要为建设世界一流大学而扎根中国大地。要在高等学府为中国培养更多的具有世界眼光的创新型人才,这是我毕生所向往的教育理想。
关于我们  |  新闻动态  |   通知公告  |  服务集锦  |  荆楚北大人  |  联系我们
版权所有:北京大学湖北校友会 Copyright ·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鄂ICP备16015007号-1  技术支持:珞珈学子 

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409号